当前位置:首页 » 藏商人物

昂洛:我想用一生来镌刻“康定印象”

时间:2014-12-26   来源: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伍方莉

见到昂洛的时候,正是成都一个飘着细雨的下午,穿过一座浓厚藏式风情的文化餐厅,茶坊里一位中年汉子正在电脑前守着建筑师修改设计图。他是昂洛,康定跑马山风景区及甘孜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董事长,一个愿用一生去书写“康定印象”的传奇人物。


令人吃惊的是,他的英语和普通话一样流利,藏语与四川方言转换自如。


昂洛


很难一眼看出这是一位地道的康巴汉子,只是那一脸的络腮胡,一双深邃的眼睛,平和沉稳的语调,让每一个见到他第一面的人立刻会想——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他是昂洛,康定跑马山风景区及甘孜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董事长,一个愿用一生去书写“康定印象”的传奇人物。


康定城是永远的故乡


理想主义的光芒,在这个康巴汉子身上展露无遗。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不是一个商人,更像一位行吟诗人。


这是一个不愿在镜头前侃侃而谈的男人,说到旅游文化和青藏文明,他笃信的是一种“运动员精神”,“世界上往往裁判员太多,运动员太少,我,愿意当一个踏实的运动员。”所谓运动员精神,便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去做一些事情,把纸上的梦想一一变为现实。


上世纪90年代初毕业于康定师专的昂洛轻描淡写了过往的经历——大学时便选了当时少有人学的英语专业,毕业后在国营企业当过总经理,1994年赴英国拉夫巴勒学院进修,任访问学者;再往后建立过机制木炭厂,随之转到旅游文化产业,经营跑马山,直到现在。


“那时候选学英语,心里想的是可以走出康定,走到更远的远方。”许多年过去了,走遍了世界上很多国家,昂洛突然觉得,康定才是自己心灵的家园。在无数个异国他乡的午夜醒来,总有一首歌在耳畔挥之不去――“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那白云深处、经幡飘扬、格桑花开的地方,是自己永远的故乡。走遍全世界,昂洛,依然是康定城的儿子。


他在英国和美国邂逅了很多研究藏文化的学者,发现他们从来没有来过中国,却说得一口流利的藏语,他们对藏文化的理解,深刻得令人吃惊。他下定了决心:“人一辈子一定要做几件,至少一件,值得老了和儿孙聊起的事情,生命的意义正在于此。”于他而言,最有意义的莫过于让世人更深刻地读懂藏文化,读懂康定情歌,读懂跑马山。


跑马山被世人误读了


所谓旅行,并不是当你到达目的地才算,其实从你打点行李那一刻起,你的心灵已经开始旅行。


“康定情歌是一首无法用著名来形容的歌曲,它已在中国传唱了60年,公认为世界上十大民歌之一,唱遍了全世界,甚至唱到了外太空,借助飞船在茫茫宇宙中寻找知音。”让昂洛感到沮丧的是,很多游客唱着“跑马溜溜的山”来到康定却大呼失望――的确,所谓跑马山不过是一座算不得高大的山坡,虽有美丽的藏族姑娘和康巴汉子溜溜地对歌,但没有想象中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和纵马驰骋。


昂洛无奈地摇了摇头:“世人都误读了跑马山,认为跑马山当然就是跑着马的山了,实际上跑马山在藏语里是‘帕姆山’,意思是‘仙女山’,跑马山只是音译。这里至今保留着四月八转山会的传统习俗。”


因为一首《康定情歌》,跑马山承载着热烈的爱情文化,情人石是张大哥李大姐定情的见证,情侣林里有很多罕见的连体松树,情侣池风吹涟漪如窃窃私语……“我更想为游客提供一个让心灵去旅行的机会。”这是昂洛的初衷,他相信,如果人们读懂了跑马山,就能真正体会到它蕴涵的文化之美。


跑马山另一条主线是藏传佛教文化,九龙寺、吉祥禅院、凌云白塔以及林中禅修闭关小屋,对浮躁繁忙的都市人而言,不啻是沙漠甘泉、身心双憩的世外桃园。“我每每在鸟鸣声中醒来,在林间池畔小憩,便总是生起无限感恩的心,觉得所有的努力都得到了加倍的回馈,一定要对得起这世界名山,与全体员工守护好她。”昂洛说。


博物馆是最好的作品


建博物馆从商人的角度来说是失败的,如果拿去投资房地产的话早就赚了。


昂洛眼里的跑马山,绝不仅仅只有情侣林情侣石这么简单。“数万年的自然造化成就了一座跑马山,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创造了一座康定城,而我想用一生为世人留下一个难忘的康定印象。”


点燃一支烟,昂洛谈起了他最满意的“作品”——甘孜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博物馆建在跑马山下,单从外观已经足够令人震撼:“这是我们从藏式民居最有代表性的道孚‘复制’过来的,每一张木板,每一根梁,都是从道孚千辛万苦搬运过来,再原样修建。‘博物馆从商人的角度来说是失败的,’如果拿去投资房地产的话早就赚了。”昂洛呵呵一笑,“但这个博物馆绝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它的价值,对传承藏文化、见证人类文明来说堪称无价之宝。”


目前他全力以赴致力于打造“康定印象”项目——西南地区首家博物馆式五星级酒店,康定第一高端文化会客厅,将深厚的藏文化与旅游相结合,完善康定城旅游接待功能,让慕名而来的世界各地游客在吃、住、行、游、购、娱等方面都能得到满意的服务。我们看到他将一幢设计成一个藏文字母,创下全世界最大“藏文字母建筑”记录,这是他奉献给家乡人民和中外游客的最好礼品之一。


心灵的旅行才是真谛


但愿你们再去康定,再去跑马山,不会再说那只是一个山坡,但愿通过我,更多人读懂康定,读懂跑马山。


说到兴头上,昂洛忍不住哼起了《康巴汉子》,“我心中的康巴汉子哟……血管里响着马蹄的声音,眼里是圣洁的太阳,当青稞酒在心里歌唱的时候,世界就在手上。”可昂洛觉得这并不是今天对于康巴汉子的定义,当“悍马”和“宝马”的马达声轰鸣的时候,我们不能再停留于“马蹄声中”,要勇敢和智慧的将传统与现代文明相衔接。他更相信空间隔不断你迁徙的脚步,时间锁不住你虔诚的心灵……没有飞机飞不过的高山,没有火车跑不过的草原。但心灵的广袤,却无边无际。


“旅行的意义,不仅是开眼,更重要的是开心,开启心灵。但愿你们再去康定,再去跑马山,不会再说那只是一个山坡,但愿通过我,更多人读懂康定,读懂跑马山。”昂洛起身相送,在“扎西德勒”声中,这个康巴汉子平静的面容下透着无比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