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藏商人物

贡嘎罗布 让藏医药走向世界

时间:2015-03-19   来源:人民网 记者 王海珍

藏医药学是世界高原医学领域的科学奇葩,2000多年来,在地球上最严酷、最极端的生存环境下,为保障藏族人民的健康做出了巨大贡献,作为传统医药类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一个侧面反映了藏文化与其他民族不断交流,相互吸收与促进的漫长历史。


采访时间从下午4点改到5点,又推到5点半,贡嘎罗布还在开会,终于在两个会议中间,记者见到了罗布。一进屋他便忙着抱歉,笑容真诚、目光如炬,一个热情帅气的藏族汉子。作为藏药文化传承人,罗布给了自己很大压力,将每天的日程安排得很满。虽不是学医药出身,但是随着对藏药的了解日益加深,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将这份中华瑰宝推广到更广大的舞台,让更多人受益。


开过公司、做过生意,罗布“不差钱”也不缺成功的感觉,现在他坦言自己“对藏药、藏文化有种深深的使命感,这和单纯做生意完全不一样。”



神秘但不落后


冰川广布,雪山连绵,空气稀薄,地广人稀,经幡飘扬,如果把这几个特征同时附加在地球上一个地方,那就是青藏高原。说起青藏高原,人们不禁会想起高耸的雪山、庄严肃穆的殿宇、虔诚的信徒、淳朴好客的藏民,以及令初来乍到的人头痛欲裂的高原反应。


不知有没有人去深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这人类生存的极限地区,藏族人民是如何保障他们的健康而繁衍不息?在自然环境相对恶劣的高原生活,西藏人民如何维护他们的健康身体?人类医药典籍标明:古印度医药学、古阿拉伯医药学、中医药学、藏医药学并列为世界四大民族医药学。藏医药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追溯到3900多年前。在法王赤松德赞时期,名医宇妥宁玛?云丹贡布赴藏区各地收集民间医药验方加以研究,兼容并蓄各民族的优秀医学文化,撰写了举世闻名的藏医药典籍《四部医典》,标志着独具特色的藏医药体系形成。


根据史书记载,藏医药学对人体解剖知识的认识,比西医还要早八百多年,更在达尔文之前,就提出了生物进化论。但是,由于它一直都局限在藏族地区,外界很少有机会接触,所以,在人们的眼中,藏医药就如同西藏这块远离凡俗的净土一样,充满了神秘感。近年来,随着“天路”的修通,以及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藏药这一远古久远的瑰宝,渐渐褪去了神秘的外衣,慢慢走入了大众的视野。


用贡嘎罗布的话说:“藏药神秘,但不代表着落后。”


贡嘎罗布是西藏甘露藏药股份有限公司(原为西藏自治区藏药厂)的厂长。甘露,藏语称“堆孜”。“堆”是致人疾病、伤害人命的因素,“孜”则能消除这些疾病,带来康福。故,“甘露”寓意为“治病的神药”。


这个药厂,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技术力量最雄厚的传统藏药生产企业,同时也是我国唯一有着300年以上制药历史的、以“甘露”品牌为代表的名贵藏药生产企业。其前身是始建于公元1696年的拉萨药王山医学利众院制剂室和1916年创建的拉萨门孜康藏药加工厂。


经历代藏医传人的不懈努力和政府对藏药的正确引导及大力扶持,发展至今。早期作为自治区医院的藏药房,藏药厂一直为全区各地以及周边藏族自治区的医疗机构提供藏药服务。1994年按照国家GMP认证标准设计并通过了认证的生产线,开启了由机械化制药替代人工制药的先河,是藏药精品推向市场的第一家藏药厂。


藏药厂自创建以来,通过几代藏医先辈们的刻苦钻研和共同努力,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不断传承、发展,现已成为我国历史悠久、科研技术力量雄厚、传统与现代化相结合的大型藏药生产企业,被国家民委、国家经贸委核准为民族药品定点生产企业,被列入西藏自治区重点调控企业之一。


2004年“甘露”商标荣获“中国驰名商标”,填补了全国藏药界没有中国驰名商标的空白。


让藏药走出雪域高原


贡嘎罗布藏语的意思是“人人喜爱的宝贝”。生于1968年7月1日的贡嘎罗布,深受家庭的影响——从小父亲就教会了他们要学会感恩,父亲亲眼看着共产党把他们从农奴制中解放出来,对中国共产党,对新中国充满了感恩,父亲曾给自己的孩子们都起了一个汉族名字——全家姓“卫”,意思是穷人翻了身做了国家的主人,要感恩我们伟大的祖国,因此要保卫家园,珍惜现在。贡嘎罗布兄弟四个,贡嘎罗布那时的名字是卫七一,因为他是党的生日那天出生的,其他兄弟的名字是大哥卫天宝(保卫西藏天宝书记),老三卫革红(保卫红色革命),老四卫建新(保卫建设新西藏)。家里主要位置上挂着的毛主席像,把一个红色之家对中国共产党的赤诚体现得淋漓尽致。


上初中时,卫七一正式改为藏名:贡嘎罗布。学生时代的贡嘎罗布品学兼优,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西藏民族学院。大学一直担任班长、学生会主席。作为团支书,他当过学校文艺部部长,组建乐队,表演锅庄。卓别林是他心目中的偶像,直到现在他还保持着讲话幽默的习惯。在校期间,他就承担一周一次的学校舞会,以勤工俭学的行动开始了自己经营管理的实践,颇有组织能力与奉献精神。他的同学、日喀则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扎顿评价他:是个优秀的班长,充满事业的激情,乐于助人。


1991年7月,贡嘎罗布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西藏自治区气象局那曲气象台任会计,精通财务管理。在那曲三年,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峰,山脚下滚动的羊群,草坡上那低矮的房舍……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这位心怀大志的年轻人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报效乡邻!家乡太落后了,不知多少个夜晚,贡嘎罗布站在唐古拉山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望着银盘似的月亮久久不能平静。


1993年5月,贡嘎罗布被调进西藏自治区藏医院任财务科副科长、后任科长;2002年11月任藏药厂销售副厂长;2003年起担任藏药厂厂长。对于藏药的思考,他从未停止,他深切知道,千百年来,藏族同胞在这极地环境下繁衍生息靠的不就是充满神奇的藏医药来维护生命健康?世界上还有哪一种职业比护卫人的生命健康更重要的呢?藏药神秘不代表落后,除了藏族同胞外还有好多人不知道藏药的魅力,一定把藏药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从藏药中接受健康,从藏医药的文化中领略他不为人知的风采。从担任藏医院的财务科副科长以来到任职藏药厂厂长,天天接触藏药的贡嘎罗布就在为此努力。


近年来,贡嘎罗布,这位西藏土生土长的康巴汉子,不遗余力推广藏药,传播藏药文化。他与藏药一起,渐渐被人所熟知,走出了神秘雪域高原。提及藏药的历史以及发展前景,贡嘎罗布的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神情。雪域高原上藏药的神奇魅力,是他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


“我不敢自诩为‘人人喜爱的宝贝’。用心良苦的父母无非是寄托了一个希望,表达了一种激励,教育我要把自己的人生和事业打造成党和人民需要的样子,实际上是给我提出了一个做人做事的标准。多年来,我就是按照这个标准向前走去的。”在接受采访时,贡嘎罗布有一次这样说,而他也在一步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自上任藏药厂厂长以来,贡嘎罗布在带领藏药向前走的同时,也不忘自己的社会责任,先后荣获“和谐社会建设突出贡献人物”、“中国十大优秀民族企业家”、“全国各族青年团结进步优秀奖”、“中国骄傲:第八届中国时代十大影响力企业家”、“中国百名农业产业化功勋人物”、“希望工程20年杰出公益伙伴”等荣誉。2010年12月,荣获“2010当代中国十大杰出人物”称号等等。社会责任感与推广藏药的使命感交织在一起,驱动着他一步一步扎实向前走。此外,他还担任着全国青联委员、西藏青联常委、西藏区直机关青联副主席、西藏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西藏藏医药产业协会副会长、西藏民族团结发展促进会常务理事等职务,成为西藏青年企业家的杰出代表。


而他始终记得自己的使命是,让藏药文化走出雪域高原,走出西藏走向世界。他清醒地认识到,发展藏医药不仅仅是为了健康,更重要的是传承和弘扬数千年的藏文化。如何推广藏药?他有过深深的思考:他深知藏药的奥妙,但是一个企业想发展壮大除了有过硬的产品外,更重要的是做文化,因为文化是企业的灵魂,只有文化做出去,产品才能永远具有生命力。


尽管贡嘎罗布是会计出身,但是他更是一个触觉敏锐的人,他具有很强的商业头脑:在1995年他成立了德宝商贸有限公司,2000年又开办了老树咖啡和网吧,其规模在当时拉萨市屈指可数,但是他看清了藏医药文化的前景,2006年他索性把这些产业全部卖掉,把整个精力完全投入到藏医药企业上来。


如何做大藏药市场?贡嘎罗布首先从销售开始。作为很早就开办网吧对互联网触觉敏锐的人,贡嘎罗布一开始就加大对网络渠道的建设。2005年,甘露藏药企业营销总部在成都设立后,建立了中文网站和英文网站,通过网络等信息化平台的建设,让人们从不了解藏医药,不敢接受藏医藏药,做到了让许多人认识藏医药、接受藏医药,从而逐渐打开内地市场。走OTC、建立品牌店、专柜和医保产品投标、学科合作等进行创新。


推动藏药文化大发展


贡嘎罗布说,藏医学的“美”在于它的上善若水,崇敬生命。在与《黄帝内经》相媲美的藏医学古代巨著《甘露精要八支秘诀续》(即《四部医典》)中,将人体生命喻为菩提树的树根、树干、树枝、树叶、花朵和果实,而且将人的生理和病理、疾病的诊断、疾病的治疗非常形象地画在菩提树上,不仅完美严谨地表述了藏医学体系,也喻意着人体如菩提树一样的生机盎然、雄健美好。生命如菩提,行医者就要像尊重佛祖一样尊重生命。菩提心的意思就为天下所有的众生,远离所有的痛苦。


藏医之妙,在于对人的生命诞生的重视和研究,在伟大的《甘露精要八支秘诀续》里,对胚胎学有精彩的表述:“用比喻来说,‘母亲、脐带和胎儿的关系犹如水塘、水渠、与庄稼的关系’,母亲好比水塘,脐带好比水渠,胎儿好比庄稼,水塘中的水通过水渠去滋润庄稼,使之他发育成长。”这个1200年前的比喻,在今天看来依然那样准确生动。


藏医之奇精确表达了人与自然的渊深妙智,藏医与天文历算是天然的“同胞兄弟”,藏医学的精在于精确地将天文历算应用在藏医的诊断学、病理学、药物学中,藏族的天文历算学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独特、最神奇的天文学,在1986年4月24日的日蚀,藏族天文历算学家在没有借助任何现代仪器的情况下推算出来的结果只比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的预测结果相差两分钟。在藏医学中认为,人体的运行规律和宇宙的日月星辰息息相通、密不可分,人体疾病要辩证地将天文五行的外因和人体生理内因综合诊治,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近来来贡嘎罗布常走出西藏,他带领老藏医到全国巡诊,同时也在寻找藏药厂在内地的新机会。显然,拥有两三千年历史的藏医药在享受国家各项政策优惠的情况下仍有亟待突破的瓶颈。


2010年9月29日,西藏自治区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扶持和促进藏医药事业发展的意见》,要求“自治区藏医药内部整合、组建集团,不仅要吸纳资本进入,更要吸纳这个行业的先进理念”。贡嘎罗布随后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自治区党委、政府前年开了全区国有企业改革会议,界定国有企业必须在一两年内完成改制。要求要向行业的领军团队学习,同时要跟内地的大型企业,比如像同仁堂、修正等合作。”


而此时,如何进行资本运作,让藏药上市成为这位厂长为之忙碌的事业。“现在,已经有不少投资者想与我们合作。在改制方面我们想不仅吸纳一些资本进来,也要吸收一些思想进来。但有一点,未来,无论是与业内的大企业进行资本合作、与医疗机构合开诊所,还是共建门店网络,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更要注重‘推广藏文化’”。不论何时,这位藏族汉子都念念不忘推广藏文化。


受过正规大学教育,并深受教育之益的贡嘎罗布,也很清楚,推广藏文化,推广藏药,需要更多的人才。他时刻不忘自己在那曲高原上内心的誓言,要让家乡步入更快的发展序列,因此,他在发展企业的同时,时刻不忘慈善事业,他们为180多所小学捐献图书;为西藏学院贫困生捐资助学;在拉萨中学成立了宏生班,专门负责困难生完成学业;又成立了“西藏青年发展基金会”从事慈善事业。去年年底,贡嘎罗布来到西藏藏医学院,给学院继续教育部4名通背《四部医典》的学生每人奖励1000元,并拟在西藏藏医学院建立奖学基金,奖励优秀教师、优秀学生和科研工作,全力支持西藏藏医药事业发展。他用行动表达对传承藏药文化的学子们的赞许。


近几年来,甘露藏药在国内的网络销售渠道已经非常成熟,与此同时,还把目光投向更大的市场,“甘露”牌藏药已经获得了美、英、俄等国家的国际注册认证,并销往日本等国。同时,在俄罗斯和蒙古进行藏药的销售,为藏药逐步推向世界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贡嘎罗布表示,“甘露”藏药争取在“十二五”期间建立200家专卖店、1000个专柜;开拓东南亚国家的市场,加快走向国际市场的步伐。“甘露”藏药应该走得更远,也能够走得更远。


“好的文化是不分地域和民族的,类似意大利的歌剧、德国的文学都是世界文化遗产,是人类共同的财富。藏医药文化凝聚了藏民族的智慧,也是一笔珍贵的遗产,我觉得应该让它走向世界,为人类健康作出贡献。”贡嘎罗布如是说,并在这条路上继续开拓努力!